English

安杰要闻

安杰代理中石化在石油行业反垄断第一案中胜诉

2016-11-01 906

本案原告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盈鼎公司”)是位于云南的一家生物柴油生产企业。云南盈鼎公司所生产的生物柴油(BD100)可以与石化柴油按一定比例进行调合,调合后的产品可以作为车用燃料,也可以作为动力燃料用于船舶、锅炉、大型机械设备等。

2014年1月26日,云南盈鼎公司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昆明中院”)对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云南石油分公司(下称“中石化云南分公司”)提起诉讼,诉称中石化云南分公司滥用其在成品油销售市场的支配地位,拒绝购买其生产的生物柴油BD100,导致云南盈鼎公司亏损严重。云南盈鼎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中石化公司将其销售的生物柴油纳入销售体系,并赔偿其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

2014年12月8日,昆明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中石化云南分公司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拒绝交易”行为,并判令其将云南盈鼎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驳回云南盈鼎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昆明中院原审一审宣判后,该案原、被告双方均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云南高院”)提起上诉。安杰律师事务所反垄断团队自二审阶段接手本案,代理中石化公司参加本案诉讼,合伙人詹昊博士亲自出庭参加庭审。

2015年8月13日,云南高院作出二审裁定,认为原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在重审程序中,云南盈鼎公司将本案被告变更为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和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云南石油分公司(下合称“中石化公司”)。2016年6月15日,昆明中院对本案重审进行了开庭审理。

2016年10月8日,昆明中院作出重审一审判决,判决驳回云南盈鼎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重审一审判决书中,昆明中院认为:

1、在没有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省级人民政府以相关规定的形式对地沟油制生物柴油的销售主体、销售数量(或配额)、销售定价、销售方式、销售奖励和亏损补贴等一系列问题都予以明确的情况下,对中石化云南分公司作为石油成品油销售企业因《可再生能源法》第十六条第三款所担负的法定义务不宜用强制命令的方式在不考虑任何条件的前提去完成,而是应当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遵守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按照《合同法》的规定,经过相关市场主体协商一致达成交易。违背这些规律和原则,不经过协商一致强行交易,既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本意,在现实当中也不具有可行性。

2、双方未能建立交易关系,也不属于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的行为。在目前情况下,原告云南盈鼎公司与被告中石化云南分公司之间在地沟油制生物柴油的销售问题上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被告中石化云南分公司的行为,也没有产生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原告云南盈鼎公司以《反垄断法》提起本案拒绝交易的诉讼,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承担责任的法律依据是《可再生能源法》第三十一条。该条法律责任的产生基于经营者违反该法第十六条第三款的义务,但是,该法定义务的履行需要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云南省人民政府制定出台相关的针对地沟油制生物柴油销售的配套政策方有可操作性,在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云南省人民政府没有制定出台相关的针对地沟油制生物柴油销售的配套或规定之前,被告中石化云南分公司没有与原告建立地沟油制生物柴油交易关系,不能认定为违反《可再生能源法》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义务,因此不产生该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责任。

安杰律师事务所代理中石化公司应诉本案的主要观点如下:

一、云南盈鼎公司关于“判令中石化公司将其生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燃料销售体系”的诉讼请求违反合同自由原则,而且诉讼请求不具体、不明确,不具有强制执行的可行性,并非适格的诉讼请求。

二、本案争议的生物柴油BD100不属于成品油范畴,其仅是用于调配调和燃料B5的组分,与成品油不具有竞争和替代关系。云南盈鼎公司将本案相关商品市场界定为云南成品油销售市场严重错误,本案相关市场应界定为云南脂肪酸甲酯市场。

三、中石化公司仅为脂肪酸甲酯多用途之一的调和燃料组分的潜在购买者,且在相关市场的潜在购买能力不足50%,在“云南脂肪酸甲酯”这一相关市场完全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四、中石化公司曾在昆明公交系统与云南盈鼎公司达成过交易,随后考虑到产品质量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企业正常效益等因素,基于合同自由原则终止合作关系。因此,中石化云南分公司既没有拒绝与云南盈鼎公司交易的意图,也没有实施《反垄断法》规制的拒绝交易行为。

五、云南盈鼎公司自身产品质量不合格,且生物柴油相关产业政策缺位,依据反垄断法相关规定,中石化公司对于未与云南盈鼎公司达成后续交易具有充分的正当理由。

六、本案诉争期间,《可再生能源法》规定的立法主体均未针对“生物柴油进入石油销售企业燃料销售体系”颁布相关法律规定,且《可再生能源法》相关规定不明确导致义务人无从履行义务。

七、云南盈鼎公司未能对其因中石化公司行为遭受的损失承担举证责任,其损害赔偿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本案作为石油领域反垄断民事诉讼第一案,在下列方面具有特殊性:

一、本案是国内首次出现出售方因为购买方“拒绝购买”而指控其拒绝交易的案件,而以往中外被指控拒绝交易的案件绝大多数是购买方指控出售方“拒绝出售”。

二、此案中,原告云南盈鼎公司主张的法律依据包括《反垄断法》与《可再生能源法》两个法律,两个法律同时适用问题导致双方当事人在法律关系的数目、法律基础的确定等问题上进行反复辩论。

三、原告云南盈鼎公司的一项诉讼请求是“判令中石化公司将其生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燃料销售体系”,实质上就是《可再生能源法》第三十一条(违反本法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石油销售企业未按照规定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液体燃料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造成生物液体燃料生产企业经济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并由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者省级人民政府管理能源工作的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以生物液体燃料生产企业经济损失额一倍以下的罚款)的翻版,《可再生能源法》作为一个经济法,相关规定能否直接作为民事判决书中的判项,存在疑问。

四、对于拒绝购买的反垄断民事诉讼案件,确定相关产品市场是否应当从确定相关产品的实际需求出发,是否应当从需求替代性出发,值得研究。

五、在拒绝购买一案中,涉及到《合同法》合同自由原则与《反垄断法》拒绝交易规制的冲突,如何平衡市场竞争中的权利义务,此案非常典型。

中石化公司作为国内三大石油公司之一,在石油领域的反垄断民事诉讼中作为被告尚属国内首例。安杰律师事务所代理中石化公司在重审一审程序中获得本案胜诉,在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领域具有突破性意义。

北京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方东路19号亮马桥外交
办公大楼D1座19层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 8567 5988

传真:(+86) 10 8567 5999

上海办公室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路1010号
嘉华中心28层

邮编:200031

电话:(+86) 21 2422 4888

传真:(+86) 21 2422 4800

深圳办公室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中心四路1号
嘉里建设广场3座21层

邮编:518041

电话:(+86) 755 8285 0609

传真:(+86) 755 8285 0605

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
© 2016 - Copyright ANJIE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GreatMo 京ICP备120438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2415号